欢迎来到青岛市侨商总会! 
关注我们

扫码加关注

“千人计划专家”和他的海洋强国梦--记青岛迪玛尔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总裁张大刚
发布日期:2018-03-06 浏览:246

张大刚博士是青岛市崂山三中1979届毕业生,1986年考取王宽诚奖学金,于1988年赴美攻读博士学位,1992年获得加洲伯克莱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博士学位,并同时获得伯克莱大学研究生的最高荣誉奖--爱因斯坦奖,成为在此奖设立近三十年历史上,第一个获此荣誉的中国人。

  经过多年的拼搏,张大刚博士成为深海石油开采工程领域国际知名的专家,同时又是成功的企业创建者。他在国际深海领域采油钻井工程技术中创立了很多第一,他的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在国际深海设计领域负有盛名、规模最大的独立设计公司,并在青岛高新区设立了分公司。

  初见张大刚,一米八多的大个头,宽脸盘,戴着一副眼镜,富有磁性的中音,比较符合人们心目中对大学教授的印象。在他的名片上,印制着这样几个头衔--国家特聘专家、中组部“千人计划”专家、中海油研究总院深水工程首席专家。同时,他还是青岛迪玛尔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的总裁。

  助力青岛海洋工程产业

  “虽然家在美国,但是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国”,张大刚微笑着说。尤其是他在高新区注册成立了青岛迪玛尔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之后,这边的业务就更加繁忙了。青岛公司成立一年多的时间,已经取得了许多成果,去年申请专利20多个,同时正在和青岛的许多企业在探讨合作。

  张大刚表示,青岛的工业基础比较雄厚,一些企业的产品和技术很好,但是进入海洋领域比较晚、不够全面,但是这些设备经过改进、提高就可以应用到海洋领域。比如说他正在和青岛汉河电缆合作研发第七代缆。深达数千米的水下工程,它的信号控制、电控制、液压控制、化学元素控制,全部都要通过这个管线布设到下面,第七代缆就起这个作用。目前产品正在做样试,争取尽快推向市场。同时,青岛公司正在做深海设备的研发。

  “青岛有基础,时机也比较好。在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过程中,青岛应该是龙头。青岛传统的海洋产业基础非常雄厚、人才集聚,但是在海洋工程方面,前些年慢了一些,但是近几年以来,加快了前进的步伐。”谈到近几年他所看到的青岛,张大刚这样表示。

  张大刚认为,海洋工程方面的发展,已经不单是一个企业的事情,现在工业的发展,是产业链式的发展。青岛发展海洋工程具有较好的基础,中海油、中石油、中船重工、武船重工的大型修造基地已经落户,同时还应发展一些高端的配套设备,这将对其他产业起到巨大的拉动作用。例如,建造船体的企业带动的产值是1:5左右。而如果只是单纯的制造钢材,拉动的产值大约是1:3。但是如果做高端设备的话,拉动的产值可以达到1:10。目前,国内的水下结构基本都是国外公司提供,中国企业大多生产阀门、架子等小的产品,出口价格比较低,但是国外公司组装之后卖给我们,整套的价格就在几百万元以上。

  张大刚观察到,高新区近几年大力发展配套软件,这也是非常重要的。深水工程大都在水下1000米以下,操作要依靠远程控制。这几年青岛已经做了很多工作,从软件产业的发展意识上不断提高,软件企业引进上也形成了一定气候,这也为将来青岛打造海洋工程基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建设国家海洋设备质检中心

  张大刚的又一个重大项目,就是与国家质监总局、青岛质监局合作,在青岛共同投资5亿多元,建设国内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国家海洋设备质检中心。

  张大刚说,海洋设备和陆地上的设备相比,安全性、可靠性的要求更高一些,因为它要面临海洋腐蚀、风浪流等复杂情况的考验。他举例说,几年前,一个水下结构出现了故障,为了换一个很小的部件,也就是一两百元的垫圈,需要先停产,把机器人放下去断开电源,然后把设备从海下打捞出来,最后换上垫圈,几天的时间,所需要的费用可能就需要两百万美元。所以海洋设备安全性、可靠性的要求都很高,将来国家海洋设备质检中心将对海洋设备做测试,包括单件测试、整体测试、完整性测试等。对设备测试好以后,在海上使用时尽量少出问题。

  张大刚表示,国家海洋设备质检中心的长远目标是经过一定的积累,最终制定出中国自己的海洋设备标准。未来把我们国家自己的标准推出去之后,对国家主权的保护也是一种贡献。

  我的梦 中国梦

  张大刚的迪玛尔公司总部设立在美国休斯敦,排名居全球行业的前3位。据了解,公司承担过世界上许多最先进的项目。深水油气开采作业的三种作业方式--张力腿平台、浮筒式平台、半潜式平台,公司都曾经进行过相应的研发。张大刚负责设计过的工程有28个,每个工程的造价都在5、6亿美元到44亿美元之间。墨西哥湾一多半的深水浮式平台,他都参与过设计。

  “海洋工程的技术要求非常高,在某些领域比航空航天技术还要复杂。”张大刚这样来形容海洋工程技术。究其原因,航空航天技术作为国家实力的象征,每一项进步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但是海洋工程的核心技术大部分掌握在国际几大石油公司手里,实行严格的保密措施。例如海上油田的采收率在百分之三四十左右,如果某项技术实现了突破,那么一亿吨的油田,采收率提高1个百分点,就是100万吨,商业价值非常大。再就是海洋工程本身的技术难度。例如建造一个海上采油平台,上面就像一个小城市,包括电力、生活设施、采油设施、直升飞机降落平台。采油井在水下3000米深,采油的时候再往下钻一万多米深,而且是高温、高压、定向;采油平台的标准为经受百年一遇的台风和平时波高30米的波浪冲击,使用年限为二、三十年。

  “不过我国发展海洋工程的优势之一,就是这项技术还是方兴未艾。”张大刚说。全球海洋工程技术的起步比较晚,只有三四十年的发展历史,深水技术也就是十几年的历史,我国完全有希望把这个科学领域发展起来,更好的维护国家主权、科学开发利用海洋。青岛的海洋科研力量雄厚,有望用三五年的时间实现赶超,在国内同类城市中走在前列。